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人才计划 >
人才计划
我国现行税收制度的一个强调
发布时间:2019-01-05 09:46 来源:未知
   税收问题是我国的一大问题,除了可见的税负以外,还有缴纳税款的公平性问题,这一次《电商法》的出台实施进程只是把税收问题又突出了,但要“解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作为国内首部电子商务领域的综合性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以下简称《电商法》)自1月1日起正式实施。该法明确规定,网店、代购、微商等电子商务经营者必须依法登记纳税,违者将面临严厉处罚。甫一出台,这一规定就成为各界关注的热点。
  经过多年的高速增长,我国已拥有世界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交易额占全世界40%以上。2017年,中国全年电子商务交易额达29.16万亿元,同比增长11.7%。互联网巨头们在技术、数据、支付等方面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
  与电子商务蓬勃发展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消费者时常经历的不愉快购物体验。而很多无实体店、无营业执照、无信用担保、无第三方交易平台的微商充斥着我们的生活,扰乱了正常的社会经济秩序。早在2016年,我国微商从业人员数量为1523.2万人,而到了2017年这一规模则达到2018.8万。微商成为一支非常庞大的队伍,并且还在不断增长。如此规模,如果不强化管理,后果不堪设想。
  一面是世界最大的电商市场,一面在市场运行中却充斥诸多不规范行为。在这种情况下,《电商法》应运而生。在经过野蛮生长、事件频发的阶段之后,相关部门已经意识到对电子商务监管的紧迫性和复杂性。《电商法》从最初提出到最终定稿,历经了五年光景、四轮审核,可谓是一次艰难的立法博弈。 从《电商法》针对违规违法行为的细则来看,做出相应处罚是对此前市场混乱的有效规范,这是促进国内电商行业发展的重大利好。需要指出的是,大的电商平台需要监管,而诸如朋友圈微商、海外代购、个人网店这样的小户、散户同样需要有效监管。而此前的相关规定,常常把平台及其经营者视为同一责任行为者。殊不知,平台及平台上的大小电商的角色、定位、责任并不相同,不可混为一谈。此前由于相关法律的缺失,对于微商的监管显得困难重重,一旦消费者权益被侵犯,公众常常把板子打到微商所在的平台上,让所在平台承受不白之冤。
  随着《电商法》的最终落地,正常的电子商务终于有法“撑腰”,遭受损失的消费者可以有地方说理。至此,那些曾经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微商、代购已不再是法外之地。这对于某些小散户似乎是坏消息,但是对于电商这个行业而言,是一件去伪存真的好事。因为从长远来看,只有遵守规则,合乎法律的规范,明晰责任主体,我国电子商务相关的整个产业才更具可持续性,从而在世界经济这个大舞台上赢得更多的尊重。2018年下半年,由于几次社会事件,“税收问题”成为了热点话题。应该说,电商经营者应当自当下就做到合法缴纳税款。随着法律规定的不断细化和法治环境的不断净化,偷税漏税现象将越来越少,对其的打击也将越来越全面、严格。
  中国一举跃升为全球第一大网络零售大国。这是一个从新兴事物到消费习惯、从模仿借鉴到领先全球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电商与消费者共同创造了一个个消费奇迹。坐在家里动动手指便可买全球、卖全球的便捷,支付宝、微信等引领支付方式变革的新技术,特别是每年双11及各大节日期间屡创新高的交易量,展现出中国巨大的消费潜力。出现了淘宝、京东等体量巨大、销售理念先进的电商,也淘汰了一批批过客。
  与此同时,电商也暴露种种问题。同行之间陷入同质化、低层次竞争,甚至不乏互相攻击、抹黑对方的卑劣手段。电商和消费者之间,一些电商实施价格欺诈、提供假冒伪劣产品和服务、利用大数据杀熟等行为,更是严重侵害了消费者的权益。此外,网络支付的安全问题,消费者的信息泄露问题,也不时爆出,甚至出现商家暴力威胁消费者的咄咄怪事。虽然各大电商增强自律,也加大了对入驻商家的管理,但由于缺少专门法律的制约,很多问题并没有得到妥善解决。消费者投诉无门、维权不力的现状,电商们拿钱消灾、不了了之的鸵鸟策略,为电商市场的持续健康发展埋下了巨大隐患。
  《电商法》的实施正当其时,既为电商行业注入转型升级的法治动力,也为消费者维护自身权益提供法治保障。对诸如“未在首页显著位置公示营业执照信息”、“未明示用户信息查询、更正、删除以及用户注销的方式、程序”、“未向消费者明示押金退还的方式、程序,对押金退还设置不合理条件,或者不及时退还押金”、“擅自删除消费者的评价”等行为的处罚力度,无疑会加大电商的违法成本,促使其合法经营,有利于营造安全放心的购物环境,最大限度地保障消费者权益。
  又要办营业执照,又要交税,刷单、删除差评等营销手段不能再用,《电商法》的实施可能会让一些电商感觉不爽,一时难以适应。但已经乱象丛生的电商市场,必须要来上这样一道紧箍咒;对其中的害群之马,必须要绳之以法。
  徒法不能以自行。既然有法可依,执法部门就要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让违法者必受追究,决不让违法者搅乱电商市场、侵害消费者权益。若存在大额未缴纳税款或将被追缴、遭遇行政处罚甚至以《刑法》分则第六节危害税收征管罪进行刑事处罚,司法上对这方面的力度不可小觑。因此,在微信等社交电商中,销售模式大部分跟直销、传统的三级分销结合起来,此处需要注意如何才能做到合规。
  “代购”所关心的问题:征税即涨价?从相对私人的朋友圈发展到商业化,界限逐渐模糊之后,如何监管的问题就抛了出来。从对主体的定义上(《电商法》第九条)可以看到本次电商法是从交易实质出发,不限制于微信朋友圈的定义,着力于市场安全对其进行规范。
  从这方面来说,虽然电商法将“代购”囊括其中,但对于朋友圈内“代购”身份的认定方式依然存在模糊之处,不少消费者甚至害怕从国外买回“伴手礼”也被认定为“代购”。在此基础上,如何监管存在难度,但并非没有可操作性。例如,杭州地区已经就《电子商务经营者市场主体登记办法》在征求意见。
  长期以来,电商范围的偷税漏税现象严重。媒体引用中央财经大学税收筹划与法律研究中心课题组的测算称,与实体店相比,C2C电商2015年少缴税在436.6亿—614.33亿元之间;2016年少缴税在531.53亿元—747.92亿元之间;甚至预测,2018年可能超过1000亿元。
  《电商法》内的税收范围包含了跨境税收、经营者普通交易税收,缴纳主体包括电商平台、平台内经营者。按此规定来说从前偷税漏税的情形将获得一定程度上的缓解,对于缴税人来说则意味着压力在增大。
  很大一部分人关心货物涨价问题。首先,无论价格优势能否得到保障,税费成本的增加都会压缩代购的利润空间,这对代购的经营构成了一定的压力。其次,如果代购涨价的目的是转嫁成本,市场未必能够接受这个理由。
  此外,代购行业也存在严重的假货现象,如果无法从根源解决假货问题,涨价对行业发展亦无正向刺激作用。也因此,“涨价”并非代购们的万全之策。
  本次将税收问题纳入《电商法》范畴既是对我国现行税收制度的一个强调,也是电商法规范范围的应有之义,同时也是我国将税收制度逐渐收紧的信号。
  偷税漏税其实不仅仅发生在电商行业。但是,由于近年来电商发展快速,这一方面的情况较为突出,因此借着电商法的出台将税收制度纳入其中。此前,在行业进步的同时,也体现出税收制度存在的一些问题,例如税负公平性问题、监管问题甚至是对于税收的意识问题。
  解决电商税收问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另一方面,我们也不可忽视国际上电商税收问题的政策。例如,德国被称为“亚马逊法案” 的《2018年税法》已正式生效,以杜绝电商的偷税漏税行为。2018年6月,美国最高法又以5比4的票数判决确定,各州有权对互联网电商公司的跨州销售征税,也就是意味着电商在该州没有实体店也需缴纳税,因此改变了过去美国网购的状态。
  将税收纳入电商法有一定的用处,但是仅仅靠电商法是不够的,想要落实到每一处,每一次的经营活动,还需要很多方面的支持。
  制度的制定方面,包括电商平台经营者内部的税收缴纳制度,是否将其划分到店铺监管门类,以及与税收部门、工商部门等监管部门是否将进行信息共建以更好的处理内部经营者的违法违规问题。
  平台内部经营者如何对企业与自然人监管保持一致,工商登记的要求是否能得到经营者的遵守,未遵守的如何监管?若根据相关法规不需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那么“申请办理税务登记,并如实申报纳税”行为又该如何监管?
  电商法对跨境电商也作了相应的规定,那么在我国促进跨境电商的态度之下,如何解决其所带来的税收问题,例如微商环境下如何缴纳税款,何时缴纳,是否会产生重叠征税、重复征税,又由谁来监管?
  还有一点但不是最后一点,后续是否追缴先前偷税漏税的税款?如果追缴,全额追缴还是部分追缴?如果追缴是否将意味着一大片的小经营者将面临停止营业?如果不追缴,对于先前缴纳税款的经营者而言又是否有优惠政策?
  “亚马逊法案”出台前,德国政府因许多境外商户涉嫌未缴纳增值税,被税务部门采取封锁账号、冻结财产甚至封存货物等手段,要求配合调查直至补缴税款并缴纳罚金,才恢复了营业。那么我们呢?